重生小说

咪乐|直播|官方苹果版 “奉献、友爱、互助、进步”的志愿者精神,代表着青年志愿文化的“鸟巢一代”,以及北京“志愿蓝”、G20峰会“小清荷”、互联网大会“小梧桐”等等,已经家喻户晓,成为新时代青年的精神坐标。

作者:水千澈

文字大小调整:
  这场记者围堵的视频上了头条,司凰的知名度和火热度疯长,这一幕也被无数的人看到。
  各大报社、新闻社、娱乐八卦社各有说辞的报道,棒击司凰身为新人太嚣张,不尊重记者,恶意对记者动手,为人有问题。
  这些负面新闻一出,网络上遍地都是对司凰的辱骂,自然也少不了护着他的粉丝们。
  华星艺校里,司桦紧紧捏着平板,看着视频里意气风华的司凰,嘴唇都要咬破了,等看到视频下一堆辱骂司凰的评论,他才露出笑脸。
  风华娱乐公司大楼,司智韩面无表情的看着报道,等到视频里的司凰说出‘风皇娱乐’时,眼里爆发出巨大的怒火。
  未明山的别墅里,秦爷爷夫妇和余奶奶夫妇坐在一块。
  余奶奶先大笑:“陛下帅帅哒!就不该给这群苍蝇们好脸色!”看到后面主持人对司凰恶意的评价,当即怒站起来,“敢欺负小凤凰,也不问问我答不答应!老铁棍,给小刘那边打电话,给我把这群苍蝇都拍死!”
  铁老无奈的摇头,把她拉回座位,“不急。你没看出来小凰迎刃有余吗?这场风波,不至于打败他,只会让他乘风破浪,站得更高。”
  余奶奶哼道:“小凤凰才多大,你不能看他表现好就忽视他坚强下的柔软。等着,我去给他打个电话唠叨唠叨!”
  铁老拦都拦不住。
  央城北星酒店。
  柴亮敲响一间套房的房门,然后刷卡进来。
  他看到老板坐在沙发上,正专注看着电视。
  “二少,这是您要的资料。”柴亮把刚得到手的文件递给窦文清。
  窦文清头也不抬,“放桌上。”
  柴亮照做,随即听到他的声音又响起,“你看看这人,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  柴亮抬头看向前方高清液晶电视,画面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,可他的气度风采根本不是少年能相比的,哪怕是青年都没几个能压过他。尤其是一张脸长得好看极了,精致却不弱气,俊美又不至于太刚硬,只要见过他一眼的人,绝对不会把他忘记……除了他家有脸盲症的BOSS。
  柴亮盯着电视里尽显张扬霸道,面对众记者却从容淡然的少年,没忍住露出一抹惊诧,“这人是前两天在湘园和秦爷一块的那孩子。”
  窦文清眼里还有疑惑,“秦爷……湘园?”
  柴亮知道自家BOSS不仅有脸盲症,对温室花朵、小兔子、棉绒花等没有攻击性的生物,都会本能的忽略,不会在脑子里留下一点痕迹。回想前两天见到司凰的无害形象,柴亮觉得能让二少说出‘是不是在哪见过’这样的询问,已经非常了不起。
  “前两天下午7点多,湘园的停车场电梯那里。秦爷喝醉了,被这孩子扶着。”
  经过柴亮这么详细的述说,窦文清脑海里总算想起来一个模糊的影子。
  大概就这么高,大概就是这个身材,大概是这样一张脸,气场却完全不同,无害到没有丝毫攻击性,一点不惹人注意——如果有人知道窦文清的想法,一定会告诉他,不惹人注意什么的只是在于怪胎的你而已。
  “那时候的他,是这样的?”窦文清冰冷机械的声音问道。
  柴亮斩金截铁道:“不是。”
  窦文清无机质的眼神里,浮现丝丝波澜。
  对这些一无所知的司凰继续着她一成不变的行程。
  最近剧组里的气氛有点古怪,每个人看向司凰的眼神都透着股关爱以及复杂,不时就会有人路过司凰给她来一句鼓励和安慰。对此司凰哭笑不得,一次两次表示自己真的没事,他们依旧没有收敛的意思后,也就不再多解释了。
  司凰不知道,这群工作人员大多都内心闷骚借着安慰故意的借口,找近距离接触她的机会。
  平日里大家的关系貌似不错,可是司凰的气场太强,能近距离‘关爱’她的机会太少了,端茶送水这种事也不能一天做好几次吧?
  “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?”吃饭的时间,柳导打量着司凰。
  司凰放下饭盒,摇头:“不担心。”
  柳导在她的脸上找不到一点虚假,又在心里大叹:妖孽!表面上撇嘴,“没意思。”就昂着头走开了。
  司凰这才开始吃饭。
  她不担心的原因有二,一是她有实力向世人证明自己的正确,也有信心余奶奶一定会帮自己。二……
百度